八極拳

八極拳的源流

八極拳發源於河北滄縣東南鄉,離城七、八十華里的孟村一帶,俗稱八極窩。其實此地也是劈掛拳的老家,甚至比以劈掛拳聞名的羅畽還要盛行。

Bagua 在七、八十年以前,八極拳只有在滄縣和滄縣四周的鹽山縣、南皮縣和寧津縣一帶流傳。當地的土名叫巴子拳或鈀子拳,那是因為握拳時五指曲作鈀子形所以得名。大約在明末清初的時代,門內擅文的人將其改名為今日所用的八極拳。北方巴子和八極都讀去聲(編者按﹕先師劉公的八極兩字發音類似〝霸忌〞),發音很近似,而文字較文雅。到了清末,大家只知道八極拳之名。除了滄縣東南鄉的發源地還使用巴子拳的名稱而外,幾乎沒人知道八極拳的本名原是巴子拳。也有少數稱其為開門八極拳,或是開門拳的,那是因為八極拳一上手就往人身上闖,撞開對方門戶、破壞對方的重心和平衡,因此而得名。

巴子拳的創始人和時代均無可考。劉公雲樵認爲在此拳應該與出自于紀效新書裏記載『古今拳家………楊氏槍法與巴子拳棍,今之有名者。』的巴子拳棍。由八極拳古樸的風格,以及注重大槍、長棍的訓練内容來判斷,它的創始期大約在明朝初年(西元1368年)左右;而且與當時的軍中武藝有很大的關聯。

top

八極拳名稱的含義

北方稱武術為把式、八式。八極的意義在於勉勵門內弟子要將八(把)式練到極高的境界。另外本門訓練講求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八個部位的應用。所以八極之名是要本門弟子提高警惕,將這八個部位的功能發揮到極致。

在漢朝劉安寫的淮南子裏記載﹕『九州之外有八寅,八寅之外有八紘,八紘之外有八極。』這裏八極代表了極遠之處。八極拳之名也是要本門弟子將八極拳的勁道練到極遠之境。

top

近代的八極拳代表人物

八極拳的歷史和人物在滄縣的縣誌裏記載最多。這些記載是1933年由韓化臣口授。當時劉公和其師李書文正在山東訪友,未能參與其事。韓化臣是羅畽人,所述均以羅畽人物為主,對於發源地的孟村(羅畽和孟村均屬滄縣東南鄉)所述較少,也有錯誤。以下的介紹是以滄縣縣誌為主,並參考先師劉公所知和考據加以修正﹕

吳鐘

字同聲,滄縣東南鄉孟村人。生於順治末年、康熙初年(西元1662年)左右。屬於中國北方的回民。八歲就表現出過人的聰明,到十八歲的時候勇力過人,於是棄文學武。有一夜當他在院中舞劍時,有個道士由房上翩然跳下。吳鐘問他姓名,這位道士絕口不答。但是兩人談起武術,這位道士的武技和知識都是吳鐘聞所未聞的。於是吳鐘拜他為師學習八極拳。練了十多年以後,一天這老道士對吳鐘說﹕「我的武藝你都學全了,我這就要離開你了。」吳鐘哭著拜他說﹕「十年來受教良多,但是唯一以不知道老師大名為遺憾(見編者按語)。」老道士說﹕「凡是知道癩這個名字的都是我的學生。」說完縱跳了幾下就不見蹤影。隔了兩年,又有個名癖的道士來找吳鐘,自稱是癩的弟子。他將八極大槍術傳授給吳鐘,還給了他一冊八極秘訣。癖約吳鐘到杭州某個寺廟,和寺裏精通少林武術的方丈比武。吳鐘接連幾次的打敗了這位方丈,方丈對吳鐘非常敬服,並且贈送他一袋飛標以為敬禮。然後吳鐘即去北京謀生。其間曾與康熙第十一個兒子恂勤親王比試槍技。吳鐘能把槍頭沾的白粉抹到恂勤親王的眉毛上,而不使他知道。恂勤親王以為吳鐘會變魔術,把白粉換成麵糊再比,結果還是一樣。親王對他的武藝非常拜服,於是拜吳鐘為師。當時北京的人稱吳鐘為神槍吳鐘。

〖編者按〗我國武術的承傳極強調尊師重道。按吳鐘隨癩道人習八極拳十有餘年,而不知道老師癩道人的本名,於常情常理不合。本門門內流傳﹕癩、癖和杭州某寺和尚諸人均是明朝遺臣,明亡後寄身於僧、道之林,隱名埋姓而行反清復明的工作。在清朝初期,此類志士甚多。由於當時的政治環境,為了避免事敗時誅連到師長、同門,所以刻意的將武術系統的承傳隱藏起來。於今很難正確的發掘這段歷史。同一時期也正是我國武術由重兵器、輕拳腳的戰場武藝導向,轉變為重拳腳、輕兵器的個人自衛導向。許多的武術系統在這個時段裏被發展出來,他們同樣的也具有模糊的承傳歷史。相信這些武術系統也和八極拳有著相同的時代背景!

吳榮

吳榮是吳鐘的女兒,推算她的出生年代應不晚於康熙末年、雍正初年(西元1720年)左右。她繼承其父的武藝並且能廣為傳授弟子。在吳鐘眾多弟子裏唯有吳榮的大名流傳於後世。可能是由於吳鐘晚年返鄉後收的弟子,都是由吳榮代父傳藝。

根據吳氏至今尚存的族譜顯示:吳鐘無子,女兒招贅,也無子。故而吳鐘無煙火繼承。

金鳴琦

滄縣東南鄉孟村人,生於乾隆五十年(西元一七八五年),比張克明早了將近三十年。死於光緒初年,享年九十多歲。金鳴琦與吳鐘同村,他的武藝可能得自吳鐘的弟子,但是姓名沒有記載。他的拳法、大槍術和醫術都得到吳鐘的真傳、享譽於當時。他的侄兒金殿陞繼承了他的技藝,尤其是槍法造詣高深,可以用槍點人穴道而不傷人的外皮;也享年九十多歲。

張克明

滄縣東南鄉羅畽人。是吳榮的再傳弟子。以槍法聞名當時。清朝咸豐年間,曾擔任南皮張之萬督漕運駐節清江時的護衛。有功得獎時都讓給他的弟子。以張克明的事業來推算,張生於嘉慶二十年左右(西元1815年)。

李雲表

滄縣東南鄉羅畽人。縣誌記載他練的是通臂,其實劈掛掌也叫通臂劈掛。師承不詳。中年在北京擔任八旗營的教練,曾一人空手和百名持械無賴相鬥,片刻即將無賴打發。同治七年(西元1868年)捻匪張總愚攻打鹽山縣,當時李雲表在鹽山教武。鄉民公推雲表為統帥。捻匪十萬人攻城時,雲表帥領弟子五百人打前鋒在城南和捻匪作戰,後面跟隨民團數千人。由於捻匪人數太多,雲表的部隊被捻匪沖散。苦戰許久之後,雲表衝出重圍回到城內。登到城上一望,才知道全部弟子和民團都被賊兵殺害。雲表流淚對眾人說﹕「大家推舉我做領袖。結果大家都戰死,獨獨我一個人回來。我怎麼有臉面對大家的父老!」他又上馬再衝出城作戰。鄉人在城牆上觀戰,只見雲表在敵人陣地裏到處來回的衝殺,殺了捻匪數百人,最後力竭被殺。

李大中

滄縣東南鄉羅畽人。是吳榮的再傳弟子。他的手指練得和鐵棍一般。被他的手指一碰即使是健壯的人都會跌出數步之外。清朝同治七年(西元1868年)幫助李雲表在鹽山縣南抵抗捻匪,力盡而陣亡。鹽山縣的昭忠祠裏有祭祀他的大名。去世時,他的兒子貴章年紀尚幼。一日有八九個盜賊來搶他家,貴章一人拿槍應敵,賊人死一、傷二,使得盜賊敗逃。

張景興

張克明的兒子。清宣統二年(西元1910年)曾在天津武士會擔任教練,當時約六十
多歲。

張玉衡

張景興的兒子。曾應李鳳來的邀請擔任淮軍樂字營的教練。民國十九年(西元1930年)五十餘歲時在濟寧擔任武術連教練,以槍法聞名。

黃四海

滄縣東南鄉羅畽人,張克明的弟子。隨其師參與清江之役,立有戰功得獎六品頂戴。假設當年參與清江之役時三十多歲計算,應生於清道光年間(西元1840年左右)。

李書文

字同臣,滄縣東南鄉張沙人(縣誌誤載為南良人)。生於清同治初年(西元1864年),逝於民國二十三年(西元1934年),得年七十歲。從孟村金殿陞先生習八極拳和大槍術。縣誌記載李書文是黃四海弟子乃是韓化臣誤傳。

李書文因爲幼年家貧,曾被賣到戯班子裏學武生。後來因爲腿被打傷,而被退回家裏。由於金殿陞先生擅長醫術,可能因爲這個原因而從金殿陞先生學習八極拳。終其一生,他最忌恨別人口裏哼戯。學生都相互警戒不可以在老師面前哼戯,否則免不得吃點苦頭。但是,當他高興的時候也會在椅子上表演一些翻跟斗之類的武生特技。幼年時期的創痛,決定了他一生的性格,也同時造就了一位近代八極門極爲顯赫與突出的人物。

李書文身材中等,但是神態精悍逼人。奉系將領許蘭洲拜李為師,當時東北軍事將領許多人都跟著拜師。李景林督軍河北省時,請李書文到天津教導將領。當時李景林也從北京請了兩位武術家在其官邸教武。但是李書文認為這兩位的功夫不足為人師、沒資格和他平起平坐。多次向兩人挑戰。一日李景林宴客,餐後允許三人較技。李書文先示範了八極拳的拍掌一式,然後言名他只用這招打人。動手時,李一上手就一掌打到對手的頭面,不但打斷了頸骨,眼睛也打爆了出來,當場打死了。第二人上來,李仍然用拍掌。對手一偏頭,掌打到對手肩頭,把肩打脫臼並且骨折。李景林對於自己親自請來的武術老師,被李書文接連的打死、打傷,心裏極不痛快。後來逐漸積怨,兩人之間於是鬧得不很愉快。沒幾年,李書文失意而回到滄縣老家。

李書文失意回滄縣,心中其實老想著再到冀、魯一帶闖天下。劉家在北方的軍、政各個方面都有相當的人脈。到劉公藝成出師後,師徒兩人即到山東到處訪友、試技。後來在黃縣、張驤伍將軍的官邸住過一段時間。張將軍為山東督軍,也是李書文的入門弟子。而其副手,劉序東將軍不但也是李書文的入門弟子,同時是劉公雲樵的侄子。李書文吃雞連肉帶骨頭咬碎吃下肚的故事即發生在這段時間。據劉公說﹕李老師沒事沿著鐵路撿石頭,洗乾淨以後放入嘴裏咬碎後吐出。讓觀者非常吃驚。還有劉公在隨丁子成練六合螳螂拳時,李書文就對著黃縣民眾教育館門前的榕樹練踢、打。門前的兩株大榕樹已有相當的歷史,長得粗壯茂盛,本來是黃縣當地的精神象徵。沒有幾個月就被李書文打死了一株。據先師所說﹕李師祖的功夫太高,沒人敢和他試手。而他每天必需猛打一陣,將全身精氣用掉,否則全身難受。他打樹、咬石頭這些驚世駭俗的舉止都是為了發揮多餘的精氣。

李一生和人比武,對方非死即傷,一生結仇甚多。李到晚年行動非常謹慎,唯恐遭人暗算。平日飲食一定在少數親信的弟子家。任何時候,四周幾尺內絕對不可以有人靠近,一有人靠近就打,連在大庭廣眾處也如此。據劉公相告﹕李書文走路轉彎時都是突然決定,後面跟隨的弟子無法預測。進出房屋時也是突然縱身跳過,有時甚至穿窗而過。他這樣的行為對一般人來說是像有神經病,對李書文來說這是預防他人暗算的必要措施。

即使如此謹慎,李書文在弟子劉雲樵隨宮寶田到山東煙台練八卦掌時,一人隻身回滄縣。路上在山東濰坊的悅來客棧被仇家毒死。

李書文的槍法特別精湛,可以單手拿槍和人比試。平日練槍時用蜂蜜抹在窗紙招引蒼蠅,然後拿大槍扎蒼蠅,一槍一隻蒼蠅,但是絕對不會扎破窗紙。北方大車的車輪,他可以用槍尖挑著轉得虎虎作響而絲毫不覺得吃力。有人將三尺長的大鐵釘打入牆裏,一般有力氣的人拔不出來,也無法搖動。李書文用槍尖攪鐵釘,一下就將鐵釘拔出。當時人都認為李書文的槍法乃是神槍吳鐘再世,而尊稱他為神槍李。

李書文收入門的弟子甚多,較為有名的有霍殿閣、霍殿魁(兄弟)、許蘭洲、任國棟、柳虎臣、張驤伍、那玉昆(郎舅)、馬鳳圖、馬英圖、馬昌圖(兄弟)、韓化臣、趙樹德、竇世龍、徐志清、丁仲傑、劉雲樵、劉序東(叔侄)。其中馬鳳圖、馬英圖、馬昌圖、韓化臣、趙樹德諸人都是原習劈掛掌,後來拜李書文為師練八極拳。

〖編者註〗据馬明達教授説明:英圖先生是拜在黃四海門下,與書文先生應為師兄弟的關係。此說與先師的説法差異極大。先師是老派人物,對於師承非常講究,而且與張驤伍、許蘭洲、馬鳳圖、馬英圖、馬昌圖、韓化臣、趙樹德諸人都很熟識。而這些人都稱劉公為「小師弟」。但是由於當事人均已作古,無法證實。為尊重馬明達教授,特別在此對先師所言加以註解。

霍殿閣

滄縣東南鄉小集人,李書文的開門弟子。其實霍只比李小幾歲,然而敬服李的武藝而堅持拜師。霍殿閣曾為清末帝溥儀的武術老師兼護衛,一九三二年攜侄霍慶雲諸人隨溥儀到了東北,在東北的傳人甚多。

韓化臣

滄縣東南鄉羅畽人,字會清。張玉衡弟子(縣誌記載他是張景興弟子乃是一大錯誤)。曾從李書文學八極拳。韓和馬英圖、趙樹德三人在中央國術館任教時,因為同是李書文弟子而以師兄弟相互稱呼。韓本人也常向他人自稱為李書文的入門弟子。中央國術館早期的學生如李元智、常東昇等人都清楚此事。韓、馬、趙三人在中央國術館時另編了一趟八極拳以為教學推廣之用。後來三人向李書文報告此事,被李書文痛責。

劉雲樵

字笑塵,滄縣東南鄉集北頭人。李書文的關門弟子。先師劉公生平事績見本專欄介紹。先師壯年從軍抗日,轉戰大江南北,後隨軍來到台灣。軍中退役後方才收徒傳藝,尤以其逝世前十數年課徒猶嚴,以其擔心此藝絕傳也。在台門生甚多,於今分佈全球各地教學矣。

top

八極拳的流派

八極拳和劈掛掌原本是一家,都是由吳鐘所傳。但是在滄縣當地也有許多不同的支流。像發源地孟村一帶練八極多而練劈掛少,在羅畽一帶練劈掛多、而八極少。據先師劉公所說,縣城裏練的八極拳較為花俏,鄉下的八極拳比較樸實、精悍。劉公在滄縣的少年時期,當時練八極拳成名的很多,除了李書文而外,還有崔常(長)友、董以文、李硯田、霍殿閣,以及霍殿閣的學生如張連久、高香田、劉子明、霍慶雲、卞廷傑、張魁文、關俊文、王馬、霍連明、劉青田、劉維政、卞廷賓、連祥、劉君立、李大林(公環)。霍殿閣去東北以後,李硯田即擔任霍殿閣學生的指導。

李書文在收了關門弟子劉公雲樵以後,較少和人比武,而專心於教學。這段時間裏李書文累積一生比武、練武的經驗,逐漸消化、逐漸精煉而昇華。在李書文晚年時期對於八極拳,以至劈掛掌有許多個人獨到的體會和變化。而這些變化只有先師劉公一人得窺全貌。當劉公在冀、魯一帶訪友時期,曾見到過李書文早年的弟子。這些師兄們對劉公練的八極拳非常訝異,無論風格、威力和技巧都比李書文早年的八極拳有更深的成就。

現在除了滄縣當地的八極拳而外,東北有霍殿閣系統的八極拳,西北有馬鳳圖傳授的八極拳,台灣有劉公雲樵系統的八極拳。而劉公弟子在美國、加拿大、委瑞內拉、西班牙、馬來西亞等地區都有傳授。隨著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大陸地區的八極拳也有東傳到韓國、日本,以至於美國地區。

top

八極拳的簡介

各個八極拳流派拳套的名稱有些許差異,內容不外乎金剛八勢(也有叫八大勢的)、小八極(也叫八極架、死八極、八極小架式、老八極)、大八極(也叫八極大架式、新八極、活八極)、六大開等等。根據參考比對,各個八極流派雖然名稱不一,拳套編排也有出入,但是基本上的技巧和招式還是雷同多於歧異的。在兵器方面,八極拳有極為有名的大槍術和摔把棍法。

Beng1 Beng2

八極拳的特色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