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問解答

問題﹕目前網路上經常討論一個問題〝為什麼台灣的八極和大陸的不同〞?

台灣的八極拳有兩種﹕由劉公雲樵傳授的、直承李書文的八極拳,和以李元智先生為代表 的中央國術館的八極。這兩種八極拳很不相同。但是中央國術館的八極拳是由韓化臣、馬英 圖、趙樹德三人共同編輯的,他們三人是李書文早期教的徒弟;而當韓化臣向李老師報告新編 八極拳時,被李老師痛責。為什麼被責罵?責罵什麼?至今也無從查證了。

大陸的八極拳流派更多﹕目前在西北流傳馬氏的八極拳(現在以馬賢達為代表人物),東北 流傳霍殿閣(李書文的大徒弟)的八極,在發源地的滄縣也有吳氏八極(吳鐘的嫡傳系統,現在 以吳連枝為代表人物)、金氏八極拳(李書文是學習此系)、紀氏八極、尹氏八極、許系八極( 由李書文弟子許蘭洲將軍所傳,在日本教八極的張世忠即屬此系)、張系八極(張景興、張玉 衡的系統)。劉公在滄縣的幼年時期還有城裏八極(華而不實)和城外八極(實用)的區分。

如果以招式和風格來粗分,張系和馬系的八極拳比較注重掌,其餘的系統比較注重拳。這 是在將八極拳和劈掛掌融合的過程裏,每人著重的方向不一樣而造成。

如果以目前吳氏八極做為一個標準,而純以拳套的編纂和內容來看,霍、許系統的八極拳 和吳氏八極非常非常接近。可以說李書文早期學自金家的八極,以及李書文早期教的學生,基 本上和吳氏八極拳沒有任何的不同。

但是為什麼劉公在台灣教的八極拳和吳氏八極,甚至同門的霍系、許系的八極拳會有出入 呢?其實劉公在山東訪友試技其間,和師兄們,如張驤伍、李景林等等都見過面。這些師兄看 了小師弟打的八極拳,都覺得奇怪﹕怎麼這小師弟練得就是不一樣?劉公曾親口對郭肖波老師 說過﹕李書文六十多歲返回滄州收了劉公這個關門徒弟以後的十幾年,就悶在鄉下把一生習武 、試手的經驗從新整理,一心一意的要把劉公培養成一個不世的高手。由於李書文離開山東 返回故鄉是因為他殺人太多,被他自己的學生,山東督軍李景林給趕回去的。所以李書文懷著 報仇的心理,在教劉公的時候特別強調心狠、手狠!出手很毒辣。有一次劉公醉酒,對隨侍在 側的郭肖波老師說﹕我這個性都是被你李師祖帶壞的,害了我一輩子!由此可見一般。

雖然李書文成為近代滄縣八極拳的代表人物,在滄縣縣誌上也特別著墨,但是他晚年的八 極拳借著劉公雲樵而到了台灣,在滄縣完全沒有傳人。一九九一年九月在北京,滄縣的縣委和 體委數人到劉公下榻的旅館拜訪(當時郭肖波老師在場接待)。來客說明在滄縣已經找不到李 書文的八極拳了,特別邀請劉公回滄縣傳授李書文的八極拳。劉公手指在場的弟子說﹕我的東 西都在這些學生身上,而且在台灣紮了根。你們要、就去台灣取經吧!可見台灣劉門八極拳的 特殊性。

有些人傳說劉公有更動八極拳的內容。這完全是子虛烏有的想像。劉公的青、壯年完全 在戰火裏出生入死,加上劉公的使命感極為強烈,終生以戰敗的軍人而自責,那段時間裏練拳 的機會就很難得。如果劉公有更動八極拳的內容,這種更動必然是漸進的。然而綜觀劉公一 生教導的弟子們,事實上是完全一致的。當然弟子裏有練得好壞、有像與不像的分別,這是學 生個人的能力問題,由學生習練的不同來斷然說是劉公的更動,那是不對的說法。

當然劉公門下弟子裏有人擅自更改劉公傳授的武藝,而且在劉公生前就有這個現象。一九 八二年劉公把所有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地區的弟子召集起來,每個人練一趟,大家練完以後,劉 公公開的對這位學生說﹕「怎麼大家練的都一樣,就你的不同?你是跟誰學的拳?武壇的弟子都 是我的學生!」

劉門弟子裏有以早期弟子自傲的,也有以關門弟子自誇的。其實一位老師的經驗和體會是 愈老愈成熟的,就如李書文晚年改進八極拳一樣。至於關門弟子之說,多半是想學劉公的關門 弟子的身份。劉公這個關門弟子是日夜從師,長達十數年之久,他的關門弟子的身份有其特殊 的意義。而劉公自己最後一次收徒弟是一九九一年九月在北京收的兩位,隔年年初劉公就西 歸了,這些關門弟子從師不到半年,能學什麼?這個身份又有何意義?可別東施效顰,還是各自 埋頭努力練習為是。

縱觀各個八極系統,的確還是同遠大於異,基礎理論還是完全一致的。從同處可以見八極 拳的根,從異處可見個人的心血結晶,這小異之處也是八極拳學習者對八極拳的反饋,這是相 當值得我們珍惜的。

top

問題﹕看書或錄影帶來看,可以學八極拳嗎?

練武不但要有知性的瞭解,還要能將此在運動中準確的做出來;不但要能做出來,還要隨時 能做、次次都正確才能講實用。老師在這個過程的啟發、誘導、糾正的功能很重要。八極拳 要求嚴格,嚴格就嚴在細節上的講究。否則只學得外形、沒有內容,那麼把自己的時間和金錢 浪費了,也糟蹋了八極拳的武藝。

老師的功能和好壞,就在能不能幫助學生準確的掌握這些細節。看書或錄影帶,可以滿足 一時的好奇。至於真正要好好的練,從明師還是唯一的途徑。

top

問題﹕如何分辨老師的好壞?

對於沒有太多習武經驗的人來說,的確不容易分別老師的好壞。基本上要聽老師說的,然 後再仔細的看他自己做的。如果說的天花亂墜,而不能做到;或是不能每次都做到;甚至說一 套、做的是另一套,那麼這個老師就有問題了。還有練武就是要能用,不能用的武術只能算體 操而已。如果老師一開始就談玄說道,不切實的領導學生打下堅固的武術基礎,那麼這個老師 就有問題。

如果自己有一點武術的基礎,而希望往上追求,那麼必須瞭解自己的缺點,按自己的要求來 尋訪名師。郭肖波老師自十歲開始練武,練到十九歲了還是不能用。於是跑遍了台灣的幾個 大都市、到處尋訪名師。拜見的老師都說練得不錯,無法見到他的缺點。最後有機緣得以拜 見劉公,劉公看完他練的拳以後,微笑的說﹕「你練的只能說是民族舞蹈,不能用的!」一語道 破他心中的疑惑。郭老師當即要求拜師練八極拳。當時劉公對他說﹕「以你目前的程度,最多 練半年就練不下去了,還是在武壇先練練其他的武術,把基礎打好再說吧!」

劉公教拳對基礎的功夫要求特別的嚴格,雖然嚴格、但是合理。如果學生不好好的在基礎 方面下功夫,他就自此閉口,不再教這個學生。通過這個關口以後,劉公鼓勵學生要在觀念上 突破,自己發揮思考的能力。郭老師在專心練習鐵山靠的時期,曾請問劉公鐵山靠的用法,劉 公回答說﹕「你先告訴我五個上手的方法!」劉公非常注重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常說﹕「讀 書不能讀死書,練拳不能練蠻力。頭腦是可以拿來打人的!」好老師啟發式的教學很符合現代 教學的理論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