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螳螂拳

六合螳螂簡介及起源

六合螳螂拳是螳螂拳系中的一個流派,過去在山東黃縣、招遠等地盛極一時,演練者甚眾,而今演練者已不多見,能掌握全部套路者、精通全部手法者寥寥無幾了。六合螳螂拳與其它各種螳螂拳種相比較,有其特殊之處,由外形上看偏柔,而動作中含暗剛暗柔勁,很少有暴發力,其勁為內斂,故有人稱為軟螳螂。

在身法上要求要求胸寬腹實,鬆肩探膀,腰如鉆杆,手似機輪。並要求內外兼修,意形並重。步法靈活多變。手型有拳、掌、勾、爪、指五種。握拳時中指凸出即尖拳又名錐子錘。手法上有十六字即勾摟刁采,崩砸掛劈,沾黏貼靠,閃賺騰挪。有沖捶、圈捶、栽捶、崩捶、穿捶、反背捶、扑肋、勾打、肘打、胯打、膝撞、掌打等等。並多纏繞旋轉及風掃勁的手法。所以說有:”鯉魚掃尾,掍牛之鞭”(掍音困是抽的意思,是山東地方語)的勁法。腿法與腳法有彈蹬掃掛,抄踹擺踢,以及反尖腳、斧刃腳等。在技擊使用手法時其特點是,突出表現在,快近嚴密,手發連環,連擊不止,怎練怎用。五漏之手(提漏、順漏、滾漏、底漏、身漏)、纏絲之手,隨時可用。暗手也不少,使發不及覺。是技擊性很強的一種短打型拳術。

六合螳螂拳所以有人稱為”馬猴螳螂”,因其動作似馬猴,兩臂松柔而長,鬆肩探膀,放長擊遠。故有”馬猴形象,螳螂技巧”之說。演練起來綿綿不斷,一氣呵成,非常連貫緊湊,亦很舒展大方。稱為六合是手與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此為外三合,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此為內三合,共為六合。

六合螳螂拳起源於山東省招遠縣的林世春。招遠地區練武的風氣就很盛,與河北省的滄州不相上下。林世春在當地以務農為業,習有家傳的武術。他的祖父曾養過一名軍犯,由此軍犯處學得六合短捶。到了林世春練武的時期,林的父親又請了魏三為家教,教林世春六合螳螂拳。

top

魏三

魏三從來不對人說他的名字,也不提他的師承,只說他是王朗的再傳弟子。由於魏三左手的中指、無名指和小指連在一起,外人給他一個綽號叫鴨子把掌魏三。魏三一生浪跡於江湖,很少在一個地方居住一年以上。平日沉默寡言,但是教拳教到高興時,則喋喋不休的講解。如果有人打岔問問題,他會很生氣的責罵。據說他能日行八百里路。在林家教武的十幾年,魏三來去無時,有時住兩三天就走,有時出門要一年半載才回來,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有一次魏三回來,拿了一只貓耳槍的槍頭給林世春看,並且對林說﹕他在東北一座山裏,遇到一位拿著木棍的少年。少年問他是魏三嗎?魏三答是。這位少年說﹕我找你好幾年了!然後由懷裏拿出這只槍頭裝在棍上,和魏三連打了兩日夜。魏三幾乎打不過這少年的槍法,最後魏三孤注一擲,將刀脫手射出才將此少年剎死。魏三感慨的對林世春說﹕『我在關內、外闖盪了六十年,從沒有遇到敵手,現在年紀大了,不行了!』從此魏三在林家專心客徒,不再外出。一年多後,於九十餘高壽去世。

top

林世春

林世春的拳術在招遠當地很有名。尤其一次趕市集與人發生口角,最後動手打了起來。林世春一用力,腰帶就斷了。無奈一手挽著褲子,一手和二十餘名壯漢周旋,把對手都打跑了。由此一戰,林在當地更是出名,想要從學的人很多。不過林很保守,只教一些本族的至親和好友。終其一生,得其真傳的只有招遠當地的趙同書和黃縣的王吉臣與丁子成三人而已。

top

丁子成

丁子成是山東黃縣的富戶,他家在山東省執典當業的牛耳,而有丁百萬的外號。丁子成自幼愛好武術,從族人學習三通拳。典當業一般在店鋪裏都有招請武術家做為保鏢、護院。及長,借著招請保鏢、護院的機會,接觸了相當廣泛的武術。丁和好友王吉臣在學習六合螳螂拳以前,已經小有名氣。兩人聽說了林世春的六合螳螂拳以後,連袂訪問林世春。兩人和林一交手都輸了,於是聘請林到黃縣家中任教,兩人專心學習六合螳螂拳。

丁子成在鐵沙掌方面有特別的成就;一般的石頭,只要他一拳下去就被打得粉碎;也可以用小臂像打棒球般的將拳頭大小的鐵球揮擊飛出,所以外人也稱他為鐵胳臂。先師劉公到黃縣拜訪其師兄張驤伍將軍時,一日在公園內見到一位老先生在那練拳,練習時兩肘始終不離開兩脅。先師覺得很不一樣,所以上前要求和他試手。沒想到先師一出手,就被這老先生一招展拍摔在地上。就此結了師徒緣,先師留在當地練了三年的六合螳螂拳(詳情請見劉公雲樵生平逸事)。

原本都是黃縣當地的富家子弟隨丁子成練武,後來為了發揚武術,1926年丁子成在黃縣東城的丁家花園成立黃縣國術研究所,從學的弟子多為至親好友,或者是官、商的子弟。1928年將此研究所併於黃縣民眾教育健康部,在當地孔廟兩側擴大招生。丁公並商得教育局的同意,將國術正式列入體育課程,而由研究會免費派員教授。

民國初年(1911年左右)黃縣發生了大地震,死傷無數。丁宅也完全被震毀,丁公被正屋大樑壓在胸膛,而丁公雙手頂著大樑,得以不死。他被救出來以後,發現兩耳已經被震聾。

丁公為人和藹可親,對窮苦的人善樂好施,加上丁公兩耳垂肩、滿面笑容,鄉里的人都稱他為『活菩薩』。一生常以「不生事、不省事、不欺人、不讓人」來訓勉弟子。

top

先師劉公雲樵和六合螳螂拳

據先師對作者說,先師在練六合螳螂拳期間,由於同門師兄弟的人數較多、年歲相若,所以很喜歡往丁師祖處跑。但是每天一大早,李師祖書文就來叫他起床,逼著先師和他練大槍對扎或是拳腳對打。先師只有早早起床,在李師祖來之前就溜出去。

先師與丁師祖的合影 先師早上七、八點到丁師祖家,每日的功課大致如下﹕壓腿、溜腿、踢腿和練習拳套路大約二到三個小時。然後練習單招,以及和老師、師兄弟試手。下午除了練習試手而外,也練習六合螳螂的硬功夫,如鐵沙掌之類。傍晚,丁師祖再教授拳套,或者講解手法應用。先師在離開黃縣,往煙台隨宮師祖寶田學習八卦掌前,丁師祖親手抄『六合螳螂拳手法秘籍』一本授與先師。

先師來台以後,在偶然的場合再與其黃縣同門的張師兄詳三相遇。由於張師伯以教六合螳螂為專業,基於同門相敬的義氣,先師在台從未公開傳授六合螳螂拳。若有學生想要學六合螳螂拳,先師都將其介紹給張師伯。在作者離台赴美讀書前,先師將『六合螳螂拳手法秘籍』覆印一份送余,囑余鑽研練習。1982年先師來多倫多,余執秘籍向其請教六合螳螂手法,先師隨問隨即示範,手法極熟練。之後,更正余所學的幾趟拳套,先師練拳套的風格非常鬆、柔,與之對練時,看似柔軟,但是觸手如鋼,勁道非常雄厚而含蓄。

top

馬漢清先生

馬老師是北京人,解放後曾任北京市武術協會會長,並曾以吳氏太極拳得過全國冠軍。馬老師的六合螳螂拳和梅花螳螂拳師承於陳雲濤和單香林兩位。陳、單兩人都是黃縣人,也是丁師祖的入門弟子,單老師特別以善打聞名當時,曾在擂台比武時將對手打死。

馬老師的六合螳螂拳和先師所練的雖然相差了一代,時間上也間隔了三、四十年,但是兩人六合螳螂拳的風格極為相近,是少數能夠保存黃縣六合螳螂原貌的人。他的手法非常嚴密、快速,他自云在練完全部六合螳螂拳套以後,又和陳、單兩位老師專門練了七年的手法,當時陳任國家建設部副部長,馬老師隨傳隨到,兩人得空就練手法;而單老師每月由黃縣到北京一次,三個人見面就是專練手法應用。

作者於1996年見到馬老師,先分別自述師承。當馬老師知道我是劉公雲樵的入門弟子時,頗為吃驚。他說﹕『我很早以前就聽說劉師伯的大名,知道他去了台灣。』當我告訴他,先師曾在1991年來過北京,他頗為嘆息緣慳一面。

第一次見面,馬老師要我做磨盤、鐵輪、藏花等等手法的應用,並且考問我那些手法在拳套裏有,但是沒有記載在手法秘籍裏?而我受先師的影響,以往練六合螳螂拳比較專注在手法應用上,所以很容易的回答了。通過他的考試以後,這才承認為同門。之後,余多次赴北京拜訪,彼此將手上的『六合螳螂拳手法秘籍』相互交換。余認識馬老師時,他的身體已經很衰弱了。每次看到我,都緊握著我的手嘆息說﹕『相見恨晚!早來幾年就好了!』馬老師於1997年年底去世。雖然認識和相處的時間很短,馬老師將全部的六合螳螂拳套為余講解並示範用法,而余為馬老師代筆寫了折手圈、掀手奔和葉底藏花三本書,將其一生的手法精華記錄其中。

馬老師的六合螳螂的手法特別熟練。雖然晚年一目失明,他和人試手玩玩時,仍然可以準確的掌握到對方的反應。他常說﹕『六合螳螂拳最難練就是這個勁兒!最厲害也是這個勁兒!』和他試手玩玩,沒兩下子兩臂就遍處青紫。

在這個先師的紀念專欄裏,特別將馬漢清老師的資料加入,以示同門之誼,並表彰
前輩的努力和貢獻。

top

六合螳螂拳口訣

出手閃電獨一家,提拖滑步實堪誇,勾摟刁采纏絲手,崩砸掛劈螳螂爪,
粘黏貼靠力推山,閃賺騰挪危后安,里外磨盤杯中抱,隨手底漏法無邊,
手下有手葉底花,隨形捉影鏡裏花,順提倒牽飛擒手,霹靂斬關挑進手,
敗步似退實是進,旋身展拍左右分,指似鋼鉤劈點打,點捶乘隙上下中,
子母連環三尖照,腰似龍形身法妙,步步向前世無敵,手步相因門不拋。

top